主页>X艺生活 >当代正骨神医关丽华的传奇修鍊路

当代正骨神医关丽华的传奇修鍊路

2020-07-08 | 文章出自:

文:智诚

来源:正见网

当代正骨神医关丽华的传奇修鍊路

做医生,当大夫,是很多人嚮往的职业。但人们都知道无论谁想从事这个职业,都必须付出很艰辛的努力。而要想在此业中出人头地,成名成家,那就必须有很大的付出。当然,其回报从精神到物质都是丰厚的,有大付出才有大回报,这是理嘛!

现代人要从医,基本都是从考入大学开始,都近乎二十岁的人了,才刚刚开始学医。而在中国东北广袤的农村大地上,有一位二十岁即已成名的姑娘,她是工于跌打损伤的正骨医生,只用几个月就名声大噪,享誉一方。

这个姑娘叫关丽华。她是五十年前的一九六八年从城里到农村去的知识青年,她的外公、爸爸、妈妈都是城里很有名望的骨科医生。他们对关丽华的家教严谨,从幼年开始,爸爸、妈妈就叫她站在患者边上看处置患者的过程。有时看到血淋淋的患者吓得小丽华直哭,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不敢看了。妈妈则严厉的责令她睁开眼,认真看,记牢实。童年时代就起步的教育,在中国,人们管这叫童子功。父母称得上是明师了,自己的孩子能不能成为高徒,还有待岁月的验证。

弹指间,关丽华初中毕业了,等待她的人生之路只有上山下乡。

谁在帮我?

把中华民族拖入死劫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到第三个年头,一九六八年的秋天,关丽华在那句臭名昭彰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恶令催逼下,下乡了。

她去的是国营农场。那年她二十岁。妈妈在临行时千叮万嘱:千万不要暴露自己是正骨名医的后代,如让人知道了,那你就不用想返城了!

母亲对女儿的悬念,下乡没用多长时间就演变成现实。关丽华下乡两个多月,天刚一入冬,关丽华的同校同学,在夜间巡逻时绊倒摔伤,造成膝关节扭伤错位。关丽华知道后,就远远的躲着这个同学,怕给同学治伤而暴露自己的家传身世。同学不知道关丽华的隐忧,她就坚信关丽华能治她这个伤,她就忍痛等着丽华回来,送她到什幺医院治,也坚决不去!整整一大天,小丽华等到日落西山不得不回宿舍的时候,那曾想人家在她的宿舍已恭候多时了。看着同学痛苦的神情,让自己无动于衷,那不是小丽华的天性。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她让同学保证要替她保密,不要说出她是名医之后。同学立即满应满许:决不食言!得到承诺后,小丽华端起同学的小腿,轻鬆一推,複位了。同学立即跳了起来,兴奋的大喊:「我腿好了!好了!不疼了!」小丽华就使劲掐她的屁股,不让她说。痛苦了一天的同学,突然间完好如初,她能不欣喜若狂吗!

消息不胫而走。

第二天清晨,小丽华的早饭还没吃完,连长的媳妇就进了她的宿舍。满脸堆笑的把腱鞘囊肿多年的手臂送到丽华的眼前。小丽华抚摸那个鼓起来的囊肿包,同时努力回忆父亲曾向她传授的具体治疗方法。倏忽间,父亲的话语清晰的出现了重放:在腱鞘囊的附近,有一个穴位,是一个凹陷的窝,把腱鞘囊揉进穴位,就好了。小丽华凭手感,探知了这个「窝」的存在,两拇指合拢用力,鼓出来的腱鞘不见了,归位了!折磨连长媳妇多年的陈痾固疾,让小丽华弹指一压间,好了!不疼了!

没等到天黑,指导员的老婆一瘸一拐的来找小丽华。她的脚裸处长了一个大包,时间也相当长了。每天都一瘸一拐的在痛苦中煎熬。她看到连长的媳妇腱鞘囊肿让女知青很容易的就治好了。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了。没用多大功夫,小丽华便找到了窝穴,推包入穴,患者脚裸上的包儿不见了。病好了。

晚上,农场的文艺宣传队搞宣传演出,一个男知青在台上表演的时候,一只脚插入舞台上的一个洞中,当时严重扭伤。此情此景,几乎全连的人都当了一次「主任医师」,大家一起叫「关丽华!快给他看看!」

小丽华倒也不负众望,她走上舞台,摸了摸男知青扭伤的脚腕,一手托脚裸,一手搬足趾,一声轻微的骨响,男知青自己动了动脚,能动了!不疼了!男知青兴奋的站起来,眉宇间传递出感激与谢意。演出照常进行。

三天四例、手到病除。

关丽华被全连职工推举为赤脚医生。

自然,这个信息很快就传遍整个农场。

关丽华对自己人生舞台如此顺畅的开场,在欣喜之余,也陷入了深思。她想起了自己在小学五年级,十二岁的那年,学校的体育老师在打篮球的时候,手指戳伤,他不想跑远道去丽华妈妈的诊所治疗,却找到小丽华,执拗的让小丽华给治治。小丽华怎幺推辞也不行,百般无奈之下,她用小手握住老师红肿的拇指。也不知是怎幺弄的,体育老师就说,好了,好了,不疼了!

回家和妈妈说起这件事儿,妈妈高兴了好长时间,那时虽然是人造大饑荒年,妈妈还特殊给她弄来好吃的奖励她,弄得她也整不明白到底为的啥,她认为可能是自己做了好人好事吧。

这几天来,处置的这四个患者,似乎有八年前的些许感觉,基本上没认真思忖如何治疗,也就是说,没有技能上的压力,只需双手伸到患处,按照少年时学看爸爸、妈妈疗病的手法,即使自己没有亲自实践过,照葫芦画瓢,就能产生如此骄人的疗效。这是怎幺回事儿呢?不明白?!

神奇相伴

货真价实的白衣天使之旅启动了。关丽华很快被调到总场医院,做了一名企业认可的专职骨科医生。

当了职业医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关丽华看病不用药,只用推拿,按摩的手法,就治癒了很多新伤旧病。由于治疗效果好,口耳相传来找关丽华解除病痛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

来求诊的人多了,各种神异癥状,时不时的就撞上门来。

有一年秋天,有一个男青年,说腰扭了,自己骑自行车来到场医院。那天丽华休息。其他科的大夫,接治了这位患者。两个医生,一个摁头,一个拽腿,折腾完了,患者不会动了,处于全身瘫痪状态。那俩医生,傻了。赶紧到丽华家,把丽华硬生生拽到医院。丽华看患者坐在椅子上,头耷拉着,全身不会动。患者低着头对丽华说:你救救我吧,关大夫!我是走进这屋的,是他们俩把我给整坏了!丽华安慰患者,不要有埋怨和追查那两个医生责任的想法,他们绝不会有意伤害你的。丽华分析病情:患者全身不能动,一定是颈椎腰椎有问题。她让患者俯卧,从患者颈部往下检查。她手刚碰触到颈部,就感觉一个有生命力的活物撞入她的掌握之中。丽华控制了它,丽华的手往下走,象是推着,也象握着,它也往前走。走到腰部第十二肋缘,这个活物,突然从丽华的手中消失,握物的感觉没有了!丽华直觉意识到患者的病好了。她在患者背部拍了一下,说:好啦好啦,没事儿了!小伙子一轱辘从床上跳到地下,高兴的连喊带叫:好啦!好了!我好了!

同事们看的瞠目结舌,追着问这内中诀窍。丽华知道,这是一个灵体。可在当时的邪恶社会环境下,她不敢把真情泄露。

病致绝境,治人所不治。

有一个患者,抱着因机械伤害、转了两个大医院治不了,决定第二天就去截肢的手,来到关丽华面前。

一只被挂面机挤压的手,撞击着关丽华的双瞳和心灵。这是她出道以来所经历的伤情最重的患者:开放性手割裂伤,被压的一条条的,仅大拇指还有一点形状,其余的四指粉碎性骨折,这只手整体上是烂乎乎的,只剩手背上的一点点皮连接着,完全打开创口一看,一个大血饼子与残指分离,手已经泡白了、发胀了。手指骨的毛茬清晰的裸露出来,骨头是扁的、碎裂的。关丽华让患者手指动一动,手还微微能动!这就证明,筋还没完全断。

关丽华以慈善之心托起这只凄惨的手,开始清洗,消毒、灭菌。她用自己特异的手感给一个一个粉碎的指骨複位,把涂着葯的葯布,缠绕在渴望恢复生命力的一个一个手指上。来时已完全麻木无感觉的手,经关丽华精心处置后,临走时,一丝隐隐的疼痛感又回到他的手上,他兴奋的不知用什幺形式感谢关丽华才好!

三天后,患者来换药了。关丽华看到有鲜血渗出,浸红了绷带。她决定,不拆除绷带,直接在绷带上清洗、消毒。然后隔着洗凈的纱布把家传密葯厚厚的敷上。六天以后再诊,绷带乾巴了,手指回血趋于正常。廿天后,患者整体肌肉组织恢复的平平整整,功能完全恢复,连伤疤都没留下。

在从医这条路上,医他人所不能医,治他人不敢治的病,是每个从医者矻矻以求的境界,且须假以时日。面对自己超常的医术,小丽华想起了外公曾和自己说过的话,自己是「有师父的人」。从幼年开始,向她传授神传文化最多的人就是外公。耳濡目染的家庭熏陶,使幼年的小丽华就笃信神佛的存在,自己也曾向家中供奉的神佛敬香、膜拜。在家学医的时候,外公就说她根基好。根基好,只证明自己有悬壶济世的潜质,并不代表自己有多高的能力,而能力是业精于勤的产物。自己自做医生以来,有一种常常撞击自己心灵的感受却是:见病知方!技在心中!有些技能看父母做过,而自己并没有实践过。为什幺会这样呢?一定是自己有神一样的师父在帮自己!而在自己族裔中,其他从此道者,则绝无此感受和心灵的喜悦。自己比他们可荣幸多了!自己能感受到师父存在,但却看不到,摸不着。自己现今所成就的一切,决不敢居功自恃。可是——

师父呀!您在哪里!?

师父来了

关丽华的口碑越来越好,人们普遍都认可她。经她手治癒的病患,尤其是那些每天辛劳耕作的农民们,都怀着愉悦的心情,融入了新的奔波繁忙之中。

令人遗憾的是,关丽华本身与那些经她手治疗后康复的患者相反,她自己倒成了药罐子,葯篓子。打从结婚以后,三十多岁开始,各种病痛纷至沓来:脑血管栓塞、心肌缺血性坏死;因糖尿病致使她两眼昏花,曾经失明;静脉炎让她的血管萎缩,血管硬的像绳子;脚肿的三十五号脚要穿四十号的鞋;还有类风湿,后背就像背个冰山,睡觉不能翻身。经省中医学院教授诊断为,脊柱型类风湿。并对关丽华说,你的风湿都入络了,晚年就得在床上生活了,大小便失禁是避免不了的了。后来,发展到两个膝关节根本就不能弯曲,一蹲就疼的钻心。因高血压导致的瀰漫性栓塞,走路时震的头痛、噁心。最让关丽华痛苦的是,她的手得了末梢神经炎,骨折都摸不出来,摸什幺都没感觉,工作也干不了啥了,她似乎看到了世界的末日!她着手做自己离开人世的安排,连自己死后两个女儿的抚养人都已安排好了。

这时,关丽华想起了外公仙逝前,对自己叙说的「预言」:自己吃外公家的葯必吐血,而吐血的时候,自己的师父就来救自己了。为了见师父,她不管是人世见,还是仙逝见;她也不在意自己羸弱的肢体能否承受的了。她要吃姥姥家的葯了!

那一刻,她放下了生死!再者说,服此葯者,难计其数,皆得善果。自己也应无虞。

一包散剂沖服下去,胃的热度迅速升温,最后关丽华感觉胸腹内是一盆火在燃烧、升腾,千军万马涌向咽喉,奔涌而出!她真的吐血了,吐血的场面是骇人的,但关丽华的心情是愉悦的,外公的谶言应验了,自己的师父就要来救自己了!吐血后的她,像一滩泥一样瘫倒在地。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白氏长庆集·遗怀》中说:「乐往必悲生,泰来犹否极。」孔老夫子也说:有德之人,必得其寿。关丽华在生命垂垂待毙,行将就木之时,师父真的来救她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让她的命运否极泰来,沉痾远遁,福寿再临。

那一年是一九九六年,她四十八岁。那是法轮大法如和煦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的时候。

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教关丽华炼动功。动功入门第一式「弥勒抻腰」。关丽华举起双臂,用力一「抻」的时候,顿感全身十四条经络七百廿个穴位,发生共震。「崩」的一震,她从头到脚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巨变。睁眼一看,眼前的世界清晰、明亮,她的眼不花了!白内障眼底白银花症消失了。腿能弯了,手也什幺活都能干了。知觉完全恢复,又可以为人诊治了。不知不觉中,脚上的老茧褪去了,和三十年前当姑娘时的脚一样一样的,关丽华实现了「时空穿越」。她说自己回到了十几岁的心态,二十几岁的体能。

人变了,心变了,一切都变了!人们的反馈是:这个关大夫越来越神了,待人也愈来愈亲了。

关丽华在为百姓诊治过程中,神奇状况不断涌现,自己以前懵懵懂懂,似是而非萦绕心头近三十年那个「谁在帮我?师父在哪里?」的疑问,在学法修鍊中,在诊疗病患过程中,答案清晰展现。

追根溯源。关丽华和法轮大法的缘,在一九七三年已初现端倪。

那年端午前后,耄耋之年的奶奶风尘僕僕的让叔叔把她送到小丽华的家,急三火四的要见丽华的妈妈,有话要说。奶奶一辈子吃凈口素,笃信神佛。一看妈妈不在家,奶奶就催促小丽华把妈妈叫回家。她要告诉妈妈「三字真言」,一连说了好几遍。遗憾的是,妈妈到市里开会去了,来日方归。到家后即传来噩耗,奶奶于当日返回叔叔家后,寅时踏上黄泉之路。小丽华闻讯痛哭不已,呜咽着向妈妈陈述着祖母的遗愿。「三字真言」这个词儿,她也说了数遍。妈妈反倒安慰女儿道,你奶奶要说什幺,妈知道!小丽华惊愕的止住了哭泣,凝望着妈妈,渴求答案!妈妈很坚定的说:「就是真、善、忍,这三个字!」一位要说没说成,一位不用说就知道!这神奇的一幕,象每天都在运行的朝阳星月一样,成了小丽华心中永恆的记忆。当然,「三字真言」的深邃内含,妈妈是否理解,小丽华不得而知。她自己真正得到、受益于「三字真言」,那是廿三年以后的事儿了。

能耐大了

作为法轮大法弟子的关丽华,她的人生之路变了,她的医术变得「出神入化」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O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的一年,家住农村,一位叫永琴的女患者。这个患者五十岁左右,脑中长了一个瘤,已瘫痪。一周前她刚刚从医大医院被抬回家的。在医大医院,脑外科向她要九万元的手术费。她卖房、卖地,卖了家中一切能卖的东西,凑了七万块钱。医大的大夫还「挺好说话」,说七万也行。她上了手术台,开颅一看,脑萎缩的只剩了一半。剩下的这一半,硬得像石膏,敲一敲,噹噹迴响,脑瘤已严重钙化。医生从CT片中看没看出她的脑不行了,只有医生自己知道。开颅手术成了无效劳动,那是人人都知道。他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原封不动,缝合了事。患者的预后,和他们无关。二十天后,永琴被推出了医大的门。入院什幺样,出院依旧是什幺样,但七万元钱一分没退。

出院的永琴,陷入绝境。一位探望她的亲戚和她说起了关丽华的「能耐」如何大,他的手上还有关丽华的电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丽华的「能耐」,燃起了永琴与家人的希望之火!

关丽华在电话中了解了永琴的病情和她的家境。永琴那哀伤的语调,求救的迫切及巨大的期望,也深深的震撼着关丽华。

关丽华在听到永琴说脑瘤钙化并已瘫痪在床时,她的第一念是自己根本治不了这个病,她想拒绝这个濒亡前的最后一声吶喊!但她作为修鍊人的慈善之心,让她难以启齿。但她在听永琴的语言所反映出的敏锐和智慧的综合能力时,她意识到永琴的临床表现和医大医院的诊断结论是相悖的,这应是误诊的结果。

关丽华提出,让永琴到她的诊所来一趟。永琴哭了,她哽咽着说,她的财力、物力都不具备往省城跑一趟了。但她坚信丽华外公的秘方,能治好她这要死的病!虽然着急,但也要等她女儿从北京回乡探亲时,才能前来买葯,她方能吃上这救命的葯。她是没有钱买葯的。

临近年关,永琴的女儿来到关丽华的诊所,取走三十包葯,付了一百五十元钱。关丽华又给把《九评共产党》和三本法轮大法弟子谈修鍊心得的真相小册子,也一起包在药包子里,拿给永琴。她在电话里给永琴退了共青团、少先队。

十几天过去了,在元宵节的前两天,永琴的哥哥满面春风的进了关丽华的诊所。进门后,一躬到地,说:「我妹妹的病全好了,把佣人辞退了,自己能做饭了!」更让关丽华欣喜的是,永琴所住村的法轮功学员,天天都到她家去,和永琴一同学法炼功,和她一起发正念。现在好的利利索索的了!永琴打算过了年,再找点活干,还得还债呀!

对这个希望之中,意料之外的结果,关丽华的眼圈涌出感恩的热泪。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什幺是佛恩浩蕩!什幺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啊!自己一定让每个患者都知道,什幺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修鍊法轮大法后的关丽华,感到自己的「能耐」越来越大了,顾虑和担忧越来越少。

前年春天,一个二十八岁的小伙子,是一名建筑工程师。和老闆签了合同后,突然得了腰间盘突出症,痛的弯不了腰,不能蹲、起,活是肯定干不了了。但带来两个恶性后果:失去了工作,同时还违约,而违约是要被罚违约金的;他是家中的经济支柱,他要不能保证家庭的资金供给,一家人老老小小的生存问题将陷入危机。急如星火的小伙子,用尽了世界上最恳切的语言,求关丽华用最快的办法帮他把腰治好。

治小伙子这种病,关丽华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但是得需要一定的时间吶!常言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嘛。关丽华给小伙子制定了一个医疗方案:先开一个礼拜的葯,拔火罐,按摩,一天一次,第一周就这样安排。小伙子嫌慢,问:「阿姨,还有没有比这再快的了?」关丽华说:那就只有炼法轮功了!小伙子说:行!我炼法轮功!你能教我吗?我现在就学!

关丽华立即就教小伙子法轮功的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关丽华一边教动作一边介绍法轮功对修鍊人心性方面的一些要求,很快就教了小伙三遍。小伙子同时用真名退团、退队。第四遍是小伙子自己完成的,动作很标準。这时,奇蹟发生了。小伙子蹲起自如了,他激动的喊:我的腰不疼了!我好了!小伙子近乎要磕头谢恩。关丽华强拉起了他,告诉他,你要谢就谢大法师父李洪志大师吧!

小伙子一分钱没花,在关丽华的诊所呆了一个小时,就可以正常工作了。小伙子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谢谢大法师父!欢天喜地的走了。

祸福一念间

中华传统医学,讲究辩证施治和标本兼治。这个道理,从医者都知道,关丽华也深知只有工于治本者,方为业内高手。但寻源正本,绝非易事。但以真、善、忍的法理和救度众生的理念指导自己的医生,要进入这一境界就事半功倍了。最根本的原因是自己有师父了,而师父是无所不能的。

两年前的严冬季节,一个在木器厂工作的小媳妇,因违章作业被圆盘锯伤了手。工友们都说,指定是残废了。来到关丽华这儿,小媳妇的左手食指被伤的只剩一点皮相连。伤口流出的血是淡粉色的,血液很稀薄。这是严重的贫血癥状。关丽华把小媳妇的伤口仔细的处理好,敷上家传密葯。关丽华给小媳妇拿了四天的口服药,并叮嘱她:「你什幺时候感到疼痛,就立即到我这儿来,我给你处理。你不要吃止痛片,容易造成神经组织坏死,同时还隐瞒病情。小媳妇满应满许的回家了。

小媳妇回家后,由于食指痛的钻心,她就定时定量的每二小时吃一次止痛片,吃了整整四天!

小媳妇再次来到关丽华的诊所,房间里立即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腐尸恶臭味。她手上的绷带是灰黑色,根本看不到血色。关丽华打开小媳妇手上的绷带,恶臭味扑鼻而来,几乎令关丽华窒息。那只受伤的手,只有黄中透黑的脓,所有组织都已坏死!神经组织的弹性消失,手骨全部裸露,指骨的颜色和煮过的骨头一样,是灰色的,最让关丽华绝望的是,骨髓竟也是灰色的!关丽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手彻底废了!自己这些年在社会上的信誉,要毁在她这只手上了!这时的关丽华,大脑形成真空,没有任何思维活动了。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包围着她,她全身不由自主的在抖动,强烈的颤动!小媳妇的丈夫看着这幺大名气,这幺大「能耐」的关大夫都紧张成这样子了,他的精神防线也遽然崩塌,竟当场休克,「噗通」一声瘫在地。

还是那恶臭味,让关丽华回归现实,镇定下来。她打开诊所的全部门窗,虽然是三九寒冬,也顾不了那许多了。她开始给小媳妇清理处置创面。同时她用心语和师父沟通。她说:师父啊!我惹事儿了,我摊上事儿了。这个患者怎幺这幺不听话啊!师父哇,我真心实意对她,不该有这样的结局呀?!我自己有啥损失倒没什幺,她的手可就真残废了!师父呀!寰宇之中只有您能帮弟子了!师父帮帮我吧!

关丽华的这一念一出,她的思维则发生嬗变。沮丧和绝望的思绪很快消失了。从消沉的意识中开始升腾希望和信心。她对那只自己已判死刑的手,转变为有生机的手,不再质疑!她仔细的调整创面:清洁、消炎、上药,每一环节都一丝不苟。临缠大绷带之前,关丽华下意识的捏了一下伤指的指甲,竟然回血了!手指肚竟然又恢复弹性了!整个伤指出现了淡淡的红色!那伤残的手,活了!进入新一轮的恢复状态了!关丽华那感念师恩的泪夺眶而出!瞬间,关丽华的一切感知恢复常态。但泪水真的止不住,这是李洪志师父的法身不辞劳苦的亲自出手在做,在帮徒儿呀!

屋内所有人,虽处在寒气不断从开放的门窗中侵入的冰冷中,但胸中奔涌的激情,都同时绽放!小夫妻感谢关丽华,她俩不明白这关大夫为什幺泪流不止。关丽华想的是师恩浩蕩,没有李洪志师父帮,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关上门窗,一切都进入了祥和平静的氛围中。关丽华问小媳妇,为啥不按医嘱做呢?小媳妇很实在:我怕麻烦您。刚才的那个惨状,即使我这个手残了,截肢了,我也不怪你。随后,小媳妇向关丽华倾诉了她手致伤深层次的因由·······

不知为什幺,从嫁过门来,小媳妇就极度惧怕她的婆婆。她结婚十年了,孩子也快十岁了,婆婆没给过她一分钱,虽然离的不太远的娘家,她一次都没回去过,也没给娘家妈花过一分钱。婆家的经济支配权,牢牢的控制在婆婆手里。每天的饭她来做,吃饭时,她从不上桌。天天、顿顿都是吃残羹剩饭。婆婆一说话,她就从心灵深处感到害怕、恐惧。婆婆每天像防贼一样,看着她。她的逆反心理,怨恨情绪也越来越强,这个世界上,她最怕最恨的人就是她婆婆。

这种极为压抑的生活环境,造成了她营养不良,贫血已有好几年了。她拚命的想到外面工作,挣一点自己能支配的钱。没想到,刚刚参加工作,就伤成这样。

小媳妇那怨怼的情绪和话语,让关丽华心中一震。她认识到,自己不仅要给她治表皮上的伤,更须要医治她灵魂深处的痛。关丽华用师父教她的人的业力转化,轮迴报应的法理,有理有据的开导小媳妇。她说:「小妹妹,你这样想,这样做,你的业力是不能转化的,你得把这个心彻底放下。从今天开始,你真心的孝敬你的婆婆,你和你婆婆的关係就能从根本上转变。若要从根上转变和你婆婆的关係,你去学法轮功吧,只要你学了法轮功,你就明白是怎幺回事了,你会真的不恨你婆婆了。」

小媳妇的脸上此时也泛起了粉红色,很动情的说:「关姨呀,听完你这样一说,我的心里敞亮了,我开始明白怎幺样去做人了,我回家去就找学法点,我们村的大法弟子我全认识。」小夫妻满心欢喜的回家了。

小媳妇把喜兴的情绪带回了家,婆婆听后也很高兴。婆婆说:我和你一块去炼法轮功!婆婆还是个急脾气,说去就去。当时,天已经黑了,黑灯瞎火的路还真是不太顺溜。没走多远,婆媳俩就看见眼前不远处有一个像法轮似的亮亮的、圆圆的放着光的球,在给她们娘俩带路。

亮球进了村东头一家的大门。婆媳俩也跟进了这家的大门。一看出来迎接她娘俩的人,正是一名大法弟子。屋里的人正在诵读《转法轮》呢!婆婆听后,说:这是佛的语言吶,是佛在说话。

临走时,同修送给她婆媳俩大法师父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音播放器,让她俩回家去接着听,接着学。世上的事儿没有偶然的。也是婆媳俩的机缘已到,俩人回家后,就不停的听大法师父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音。反覆的听了三遍以后,婆婆对小媳妇说:「孩子啊,给你二佰块钱,去看看你的父母吧!你丈夫这些年挣的所有的钱,我替你收着呢。现在,全都还给你,你自己管吧!现在我相信你是我家的接班人了!咱俩都学大法了,我对你就更放心了。」

小媳妇乐颠颠的向关丽华讲述自己家庭的巨变。她的手恢复的更让人高兴,连个疤瘌都没落下,功能一点也没受影响。

法轮大法好

在成为法轮大法弟子的这二十多年里,关丽华作为医生,心中的感触良多。最大的收穫,就是自己的治病能力因自己成为大法弟子而有了本质的提升,奇异的疗效在自己的手上频频展现。对有些病症的疗效,是以前根本就不敢想像的。

在医疗界,有一些公认的疑难病。如脊柱炎,被称为是不死的第三癌症,还有颈椎病、脊柱风湿、增生、类风湿、腰间盘突出症,都是极难治癒的病。患者心存侥倖,勉力为之,家庭经济几近崩溃者俯拾皆是。

关丽华的外公临终前曾叮嘱过她,以后最好不要治这些病了,治不好还惹麻烦。但就咱家的葯对这些病还能管事儿。外公的话对关丽华接诊此类患者开启了治疗的大门,但使患者痊癒这个结果,她完全放在了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上!

某年的春天,有位得骨髓炎的患者把惨不忍睹的伤口展示在她眼前的时候,她的防线崩溃了。那流脓、淌水、血肉模糊的创面,长期的骨不癒合,让人看着心疼。又听患者说,因治病已花了二十多万元了,而大部分是借贷亲友的钱。现家中已一贫如洗,他本人也失去了对人生的希望。

此情此景,关丽华无法说出与己无关的话语,无法表现出无动于衷的心态。在察视患者伤情的同时,关丽华已制定了医治方案。她救众生与护佑生命的善念佔了主导。

关丽华对创口的处置方法让人瞠目结舌。她随手抄起一根她正在织毛衣的粗织针,缠上纱布,沾着庆大霉素水,从流着脓血的开口处插进去。倏忽间,一股脓水奔涌而出。换了数次纱布后,浓血不再流了。关丽华拿出家传秘制的葯捻子,送入患者深深的创口内。患者临行时,关丽华叮嘱道:天天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就会好的快!三天后来换药时,不流脓水了。第二次换药,有鲜血渗出。第三次换药,新鲜的肌肉已基本平复了整个创面。痊癒了!全部的医疗费不到一千元钱。开了这个头后,此类病患络绎不绝。多数是到大医院看不好了,看不起了,才到关丽华这儿来了。

关丽华成为法轮大法弟子的第二年,两个畸形患者来到她的面前。

一个是面部畸形:患者因车祸肇事,严重毁容,面部神经损伤,眼斜嘴歪。他从关里老家买膏药贴治。贴了一年多,花了一万多块钱。容貌越来越恐怖、丑陋。面对这样的患者,从以往的治疗实践来说,她是治不了的,应该婉言拒绝。但已成为法轮大法弟子她,她的念头是,我应该帮他、应该救他。关丽华信心满满的给患者使用了她的各种艺能:按摩、外敷、内服。同时告诉患者,诵念:法轮大法好!在很短的时间里,那扭曲的嘴、眼,就正过来了。这在她的从医史上,没有先例。是谁帮了她?她逢人便说:是自己的师父!

另一个是臀部畸形:这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妇人。因股骨头坏死,腿疼的几乎不能行走。她病的特徵是臀部是一个大坑。从外观上看,这人「没有屁股」。关丽华和患者说:我是治骨不治肉的。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要想你的肉,你的肉就能长出来。关丽华给患者吃自己家的秘方葯。三个疗程后,老妇人臀部的肌肉就长出来了。腿也不疼了,行动自如了。老妇人逢人便说自己的病是法轮功治好的!

来到关丽华这里,绝大多数的患者是认同关丽华的治疗方案的,当然也有持反面意见的患者。对这样的患者关丽华的态度是慈悲且威严的。

三年前有孙、刘两位患风湿性关节炎的患者,前后脚来到关丽华的诊所。俩人的病情、体能、年龄都很近似。关丽华制定的治疗方案也是一样的。

孙女士完全遵照关丽华的吩咐办,积极配合治疗,众目睽睽之下她高声说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一个不落,全部三退。关丽华为她处置过之后,拎着葯,念诵着九字真言走了。一周后孙女士拎着礼物来看关丽华,告诉她自己的病好了。

刘女士以自己有信仰为由,拒绝诵念九字真言和三退。她开了三次葯,病情依然没有起色。第四次她又来开药,关丽华拒绝给她开药,让她另请高明。刘女士没想到这位柔和、温文尔雅的关大夫竟如此庄重严肃。刘女士立即由先前的不屑一顾变为毕恭毕敬。她开始恳求关丽华给再开一次葯。

关丽华开言便直奔主题:「你如果能真心念法轮大法好!吃不吃药都无所谓!孙姐的情况你看的明明白白的,一个人不能善恶不辩好坏不分吶!刘女士一脸愧悔之色。

关丽华慈善的注视着刘女士,意念中在帮助她解体恶腐的观念,她相信刘女士一定会变。

果然,刘女士很快就表态了。她说:「我错了!我现在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全家八口办三退!」

七天后,刘女士又来了。她对关丽华说:我今天来不是开药来了,是向你报喜来了。我的病全好了,啥都能干了!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关大夫啊!

关丽华从一九六八年开始从医济世救人,救了多少人,挽救了多少濒临解体的家庭,她自己也说不清的。以她为中心点的几千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人们,信任她依赖她,她是人们治疗骨病求医问葯的不二人选。

但是,令那块土地上的百姓们,不能理解和愤怒的是:一九九九年「七·二O」以后,关丽华两次被当地610组织,绑架到农场总局的洗脑班,羁押时间长达三百二十天。受尽凌辱暴虐。但没能改变她此生坚修法轮大法的信念。关丽华被迫害的出现糖尿病综合症,是被背出牢房的。

在关丽华被非法拘押的漫长的日子里,很多患者在苦苦期盼中,病情恶化、致残。

二O一五年初夏,关丽华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实名控告江泽民,还法轮大法的清白,还大法师父的清白!把江泽民祸国殃民的罪恶大白于天下。

眼下,关丽华已年届古稀,但在人们的眼中,身体硬朗,精神头不让中年人!她给每一个来到她面前的人传福音,送健康,告诉人们什幺时候都不要忘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能捍动宇宙的时代最强音,每天都在关丽华的诊所中轰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