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X艺生活 >范卓云 储局政策续审慎 亚洲股债值吸纳

范卓云 储局政策续审慎 亚洲股债值吸纳

2020-08-02 | 文章出自:
范卓云 储局政策续审慎 亚洲股债值吸纳

现任联储局理事鲍威尔(Jerome Powell)获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为下任联储局主席,接替明年2月3日任期届满的耶伦,他的任命广受华尔街欢迎,金融市场向来担忧政策不明朗因素,但鲍威尔接任联储局主席却为市场扫除政策不确定因素。

鲍威尔虽然没有经济学博士学位,但他具备丰富金融市场经验,他本身来自华尔街,曾在投行Dillon, Read & Co.工作,1997年至2005年间出任私募基金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合伙人。他被市场视为与耶伦政策立场相近的鸽派人物,自2012年起出任联储局理事至今,任内投票取向一直与耶伦相同;加上鲍威尔向来着重团队决定,相信由他领导联储局,美国不会改变现行货币政策方向。

笔者预期鲍威尔将延续耶伦的谨慎退市策略,在12月加息后,估计联储局明年只会在3月再加息一次,同时缓慢缩表。

温和退市 美元难大反弹

鲍威尔是共和党员,在老布殊年代加入财政部,他与共和党主流派关係密切,作为法律专家,可望利用他在金融监管方面的专长,在出掌联储局后推动放宽银行的监管。过去鲍威尔曾主张放宽自金融危机以来採取的一些监管规定,建议放鬆阻止银行利用自有资金进行高风险押注的沃尔克规则,并放鬆部分银行的压力测试,立场与特朗普一致。

联储局明年料延续审慎退市政策,这将令美债收益率继续处于历史低位,美元难有大幅反弹空间,在欧洲和日本持续量宽的情况下,环球流动性仍然充裕,支持笔者对亚洲股票和亚洲债券的积极观点。相对于美国股市和美国高收益债券的偏高估值和市场过度持仓,亚洲股票和债券市场的投资机会显得更吸引,因为亚洲区内的结构性增长动力强劲,结构改革进展良好,央行政策偏向宽鬆,区内经济内需稳健。

受惠通胀前景温和,亚洲各国将继续实施有利增长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低通胀为亚洲央行提供减息或降準空间,印尼央行料于明年第一季再次减息,以支持经济增长。

中国人民银行将于2018年1月採取定向降準措施支持中小企增长,这将是2015年10月以来人行首次降低存款準备金率。亚洲央行的宽鬆政策,有助区内经济周期性复甦,推动企业盈利增长。预料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增长将于未来两年同步加速,带动亚洲(日本以外)的国内生产总值稳健增长,预料2018年增长为6%,2019年达6.1%。

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后,中国的政策重新聚焦于优质和均衡的经济增长,加快结构性改革及环球经济融合,部分全球最创新和具颠覆潜力的科技公司来自亚洲,包括位于珠江三角洲的深圳「硅洲」。笔者认为,中国聚焦于科技创新、消费升级和「一带一路」的新增长策略,将有利于亚洲中期增长前景。

过去10年,环球贸易量不断向亚洲倾斜,因环球供应链往东移,并在亚洲本土消费畅旺下带动区内的贸易额迅速增长。目前中国对环球GDP增长的贡献约30%,中国消费者成为亚洲区内出口商销售增长的重要来源,每年在中国销售的智能电话数量还多于美国,中国输往亚洲贸易伙伴的出口佔其总出口约一半。

笔者预计,中国对电子消费产品的强劲需求,将有利南韩、台湾、新加坡和泰国的出口生产商。目前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大宗商品出口输往中国多于美国。

中国的「一带一路」策略将为亚洲基建投资增长提供强大的政策和财务支持,应可为整体亚洲的经济增长带来长远的有利因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在未来5年合共投资8000亿美元,为「一带一路」的基建项目融资。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亚洲基建发展在未来15年合共需要26万亿美元以填补融资缺口。「一带一路」策略将有利于亚洲基建和建筑类板块,也有助之前尚未充分发展和难以涉足的地区释放经济发展潜力,并促进地区融合和亚洲区内的贸易,应可为亚洲区内的投资、贸易和经济增长促进良性循环。

亚洲高收益债可抗加息

展望明年,基于企业盈利表现向好,周期性复甦持续,加上联储局收紧政策的步伐缓慢,笔者对亚洲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维持偏高比重配置。MSCI亚洲(日本以外)指数的预测每股盈利仍趋升,预测每股盈利较过去3个月上升7%,较过去6个月则升15%。

在周期性复甦带动下,亚洲的盈利动力升至5年高位,市场预测在2018年MSCI亚洲(日本以外)指数的每股盈利增长为11%,由印度(+21.2%)和中国(+14.3%)领涨。笔者看好新经济板块,如资讯科技、新能源、医疗保健和非必需消费品的亚洲结构增长赢家,以及基建和原材料板块的周期性复甦机会。

至于亚洲债券,预期央行政策宽鬆,结构性改革进展良好和增长稳健,将支持亚洲美元和本币债券的投资展望,料印尼央行在明年第一季减息,将为印尼债券带来动力。鉴于追求收益的环球趋势持续,亚洲投资者对区内企业债券的需求强劲,但亚洲债券供应相对有限,为区内债券价格提供良好的技术支援。

相对投资级别债券,亚洲高收益债券更能抵御美国加息的影响,因为高收益债券的年期较短,以及利差缓冲较大,有助抵消利率波动。在中国债券方面,笔者相对偏好高收益房地产债券和优质国有企业发行的债券。

注:投资者应注意,新兴市场、亚洲和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投资表现可能极其波动,并且可能因多种直接及间接因素的影响,导致相当波动。这些新兴市场的特质可能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

作者为滙丰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投资策略及谘询业务亚洲区主管,负责为亚洲私人银行客户制订区内各个资产类别的投资策略和主题。她每月为《信报》撰写专栏评论,逢每月上旬刊出。

 

本稿发放机构:香港上海滙丰银行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