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A生活君 >历史的穹音──洪维健编着《萧锦文的悲情城市》序

历史的穹音──洪维健编着《萧锦文的悲情城市》序

2020-06-22 | 文章出自:

同样在从事历史真相的调查和纪录,纪录片导演洪维健和一般史家最大的差异,就是他更重视影像资料的蒐集,以及相关人物和地缘关係脉络的追查和摄像录影。而由于他出身自白色恐怖政治犯家庭,又有幼年随母亲朱瑜在绿岛和土城清水坑黑牢坐监,与政治犯长辈相处的经验,他对于政治受难者有着像是家人般的亲近感,作为福建省来台第二代,洪维健没有太多的亲戚,但他的亲人故旧很多,因为他们都曾经共同承担过时代的重量。洪维健在这些平日看来并不起眼的老人家身上,看到许许多多令人感动的故事,那是台湾的庶民生活,却映照着大时代的光影,每一个这座岛屿上的人家或多或少都经历过的历史。

萧锦文是台北二二八纪念馆和总统府的日本语解说义工,九十岁的高龄,风雨无阻,每週必定精神矍铄地守在当地,为日本观光客介绍台湾和他所经历的历史。他总是剀切真诚地宣扬和平和反战的信念。

历史的穹音──洪维健编着《萧锦文的悲情城市》序

他是苗栗县客家人,幼年失怙,由祖母带大,因家贫放弃在新竹州立中学校的学业,投身军旅,成为大日本帝国皇军的一员,被派赴缅甸战区作战。为了日本下士辱骂自己是清国奴,差点持枪造反。萧锦文所属的南方军在缅北遭遇孙立人在阵的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和英国皇军联军,部队几乎全歼,侥倖战火偷生,得以苟全活命,被战败的日本送回台湾。

他和弟弟萧庆璋乃跟着舅舅邓进益在《大明报》,他做业务,弟弟则学做印刷检字。二二八事变爆发,舅舅应邀出任台湾省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财政组长副组长,当国军在基隆登陆攻入台北城,舅舅闻讯在万华黑道掩护下先逃走,萧锦文则和报社同仁被捕下狱刑求逼供。萧锦文撑过肉体和意志的极限,等到国防部长白崇禧来台宣慰,下令警总不得未经审判处决人犯,方才逃过一劫。事件过后,萧锦文和弟弟靠着在舅舅身边学到的印刷技术谋生,萧锦文后来改去做失意,弟弟则到台湾第一才子吕赫若主持的大安印刷厂工作,不久印刷厂就因为吕赫若和厂中领导干部身兼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党人身分的曝光而遭到查抄关门。一九五三年,弟弟失蹤,直到年底,才发现被关押在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军法处看守所,隔年一月农曆年前夕,萧锦文被通知到台北市三板桥极乐殡仪馆为弟弟收尸,弟弟就被弃置路旁的凹坑内。

判决书的官方说法是这样的,弟弟因为在大安印刷厂为雾峰林家的林正亨託印被政府认定是叛乱言论的《综合文摘》与《和平文献》,进而参加了林正亨的读书会,而在林正亨出事后,据说又加入了大安印刷厂厂长刘述生领导之省工委TL支部。萧锦文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两度从鬼门关前逃回人间,竟是善良的弟弟被国家凌迟到死后。他从此在漫漫人生中的一大段时间里,不敢公然让人知道他对弟弟的想念。究竟弟弟是否真的参加了地下党?TL支部是怎样的组织?弟弟有什幺话想告诉他和家人?这一切成为永远的谜,永生的遗憾,哀伤。

洪维健把萧锦文的故事挖掘了出来,连带查证了他弟弟萧庆璋所涉相关的案件,虽然真相如何犹无法确认,但毕竟出现了一定的轮廓,让他得以在半个世纪后稍稍释怀。这多亏了洪维健的用心,也归功于无数为台湾的民主和转型正义牺牲奉献的人们共同的愿力。邓进益、柯远芬、白崇禧、吕赫若、林正亨、刘述生,这些台湾近代史上重要的名字,沉重地刻画出他们兄弟生命中无尽的沧桑。

谨以本书祝贺萧锦文先生九十大寿。谢谢他为台湾历史所做的见证,谢谢他铿锵有力、低吟高唱的历史导览,为我们台湾人坚韧的命运,为人世间的公道,为跨越国界和文化的人性尊严和真爱,留下万古不灭的穹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