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E慢生活 >久病床前无孝子...「老年照顾虐待」不能以一般家暴事件处理

久病床前无孝子...「老年照顾虐待」不能以一般家暴事件处理

2020-06-16 | 文章出自:

台湾社会又传出长照悲歌!高雄一名四十九岁失业又酗酒的蒋姓男子,在医院将住院中的中风、洗肾,且意识不清的七十七岁母亲闷死,被逮后他供称,乃因不忍母亲长期受到病痛折磨,才结束她的生命。

调查发现,蒋母卧病已有三年,大都由蒋男照顾,去年蒋男曾在酒后殴打蒋母三次,遭社会局申请家暴保护令隔离,并在半年前要蒋家将蒋母送至护理之家安置,未料此次蒋母因生理健康恶化住院,蒋男又前往照顾,而发生憾事。蒋男另有姊弟,但都在工作,加上父亲年纪也大,只有他可以照顾蒋母。

出事后社会局说:「没想到蒋母因感染住院,家人却还让蒋男二十四小时照顾母亲」。为什幺没想到?这是老年照顾虐待的常态啊!这类照顾者的施虐,本质上是照顾不能、心力交瘁而失控打人,不能以一般家暴事件来处理。为什幺?很简单:你把照顾者隔离了,试问,谁来照顾老人家?

其他家属?如果他们有能力有时间,还须交给施虐的家属照顾吗?送安养中心?一个月至少两、三万元,谁出钱?新闻没提到蒋母被安置在护理之家后,照顾费用谁出,是社会局还是家属自付?如果是社会局,可以代付多久?而如果是家属自付,蒋家经济状况许可吗?

这次蒋母住院,乃因生理状况恶化,护理之家无法照顾而送至医院,这时也出现了新的照顾问题:谁到医院二十四小时陪伴照顾?

蒋家其他家属?除非请假不工作。请看护?医院陪病看护一天费用至少要两千二,负担是安养院的三倍。当然照顾重担又落到了酗酒且身心疲惫的蒋男身上。

发生老年照顾虐待,代表家属的照顾网络崩盘,不堪负荷,这时该做的,是协助家属重建支持系统,而不只是将老人家与主要照顾者隔开。没有重建稳固的支持系统,老年照顾问题犹在,即使一时隔离,也容易回流,再度由施虐者照顾。

久病床前无孝子...「老年照顾虐待」不能以一般家暴事件处理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老年照顾虐待非常普遍,如果每个个案都施以隔离,根本没有那幺多安养院。日本统计,失智失能需长照的老人家,至少有四成都遭受过虐待,四成!台湾呢?只会更多!

失智失能需长照老人家,没有能力反抗,也无法通报,使得绝大多数的老年照顾虐待,都在阴暗的房间、餐厅与浴室里进行,没有人发现。其他家属呢?有的上班上学,有的住在外地,只有老人家与主要照顾者相依为命,这是最常见的照顾图像。

不是至亲至爱吗,为什幺要施虐?久病床前无孝子,大家都知道,但失智失能老人家的照顾,比长期卧病还辛苦、还漫长!卧病在床,给予食衣住行协助,只要耗费体力,但失智失能以后,老人家经常有「照顾抵抗」行为,你要帮她洗澡,她无法了解意图,吓得拉扯你的头髮,你痛得反射式给她一巴掌,然后打成一团。

以新闻中的蒋男来说,他酗酒,加上照顾压力导致心力交瘁,这时社会局应该建议他就医,接受精神医疗,或许情绪状态改善以后,也未必不能照顾母亲。此外,家属照顾技巧的学习也很重要,可以减轻照顾负担。家属之间如何分摊照顾工作,如有「外人」帮忙协调,比较可以客观安排。最后,公家提供的长照服务,对于减轻家属照顾负担也有帮助。

只是台湾社会目前能提供多少长照服务给蒋家这样的家庭?居家照顾至多一个月九十个小时,平均一天三小时,送到安养院接受喘息照顾,每年上限二十一天,其他时间,不好意思,请自己想办法。

为什幺政府不提供更多的长照服务?因为一年的长照预算只有几十亿,而全台至少有四十万失智失能需长照老人家。

那要多少长照支出才够?一年一千亿。要怎幺筹措?最可行的方法就是施行长照保险。

长照保险法与长照服务法合称「长照双法」,长照服务法已在两个月前三读通过,而长照保险法也送进立法院审议当中,预计最快在2018年上路。如果立法顺利,届时像蒋母这样的需长照老人家,就可以接受持续的长照服务,居家照顾或者机构照顾都行,家属只需自费一成五。甚至,家属也可以接受专业人员的支持与谘询。

长照建制不能再拖!

►2018长照体系即将上路,这三年是关键的「练兵」阶段
►蔡英文为什幺会认为一年三百亿就足以做长照?
►台湾準备迎接长照时代的到来:让失智失能长者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是世上最有意义的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