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E慢生活 >用VR闯进好莱坞,32岁创造数字帝国

用VR闯进好莱坞,32岁创造数字帝国

2020-07-24 | 文章出自:
用VR闯进好莱坞,32岁创造数字帝国

关于谢安重建《铁达尼号》特效起家的Digital Domain(数字王国)的精采故事,早在两岸三地财经杂誌广为流传,只是真正见到他本人,完全看不出任何霸气,甚至少年英豪都谈不上,反而有些硅谷科技Geek的特质,但Geek本来就是「固执」「天不怕地不怕」,谢安能够为数字王国扭转乾坤,正是如此。

台湾成长、北京大学与研究所法学院高材生、香港跨国投资银行Banker,27岁前进好莱坞拯救亏损数十亿台币的特效公司,乃至于如今成为VR内容製作的重量级玩家。谢安说自己从小就不曾想过自己的人生可以成就那幺多的事,甚至也不曾认真想过长大要干什幺,只想到把书念好,顶多高中暑假时在立法委员陈学圣办公室打工。

大出意外的人生

「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想当一个Leader,除了念书外,生活能靠谁就靠谁。」谢安念北大时都是妈妈从台湾去北京照顾他,寒暑假也都回台湾。「我除了第一个工作是主动应徵投资银行(英商巴克莱银行)的实习生,之后升职或跳槽,没有一个是主动伸手去要的。」谢安口中的自己,完全不像是一个攻城掠地、野心雄雄的企业家,有更多既来之则安之的淡然。

「当时决定要从投资银行家变成要参与数字王国的经营时,很多人都建议不要放弃那幺稳定的生涯,去接一个充满变数的烂摊子,等我花更多时间了解这间公司,觉得自己若不接下来,公司一定倒闭,就咬着牙去撑!」

电影《麻雀变凤凰》中李察.基尔饰演的角色是很标準的投资银行家,在这个位置上的人,脑里装的都是金钱与数字,破产的公司到了他们手上,就会被大卸八块,再分批卖掉。数位王国过往为好莱坞大片主导特效,累积众多专利与数位资产,分拆卖给香港、中国或印度投资人可换得不少资金,但是北美的一千多名员工都会失业,Digital Domain品牌也会成为历史。「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重要的决定,我的心态从此也不一样了。」

谢安解释,以前在投行工作时,满脑子都是数字,唯一考虑人的因素也都是想到人力成本,要裁多少人才能让公司止血,然后由专业经理人沾满鲜血的双手负责裁员。「但等我真的参与管理时,数字不再只代表着一张资产负债表,而是一个又一个生命,还有他们的生活,那是我最大、最大的改变!」谢安表示。

另一个影响谢安做这个决定的因素,在于他也想在生命中有所作为,当时放弃重整数字王国其实是很容易的,照样可以在投资银行步步高升。「在投行待了6、7年,感觉很空虚,要跟别人说自己做了什幺事情,除了待遇很好,还真的没什幺光荣事迹,但如果把这件事情做好,人生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刀切分理性与感性

虽然多了一些仁心,还有拯救公司的企图心,但谢安接掌数字王国的第一年还是裁掉了3百多人,目睹众多员工心碎崩溃,还收到死亡恐吓信,美国媒体报导谢安以一个东方脸孔外来者接手这个好莱坞第二大特效公司时,更引用《铁达尼号》的沉船画面,谢安有多闷、压力有多大,从他接受国内电视台採访时哽咽与委屈的表情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幸好,谢安毫无悲春伤秋的敏感个性,「这些挫折是比较感情层面的,不是实际上的商业的问题,对我做的Business没有影响。」在他的努力下,2013年时数字王国正开始转亏为盈,除了稳定住好莱坞6大电影公司的生意,甚至还应周杰伦演唱会之邀,运用虚拟人物特效重现邓丽君现场演唱〈你怎幺说〉,在两岸三地造成轰动。

在反转数字王国的头几年,谢安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心力全集中在工作上,对于度假玩乐毫无心思。2014年,谢安的美国工作签证到期,重办签证必须离美两周,他完全闲不下来,所以回台湾还参加了金曲奖国际论坛活动,这是他首次真正面对华人媒体介绍数字王国,却想到了「毁灭地球9次」「让邓丽君复活」这些梗,为公司做了一次最完美的品牌行销,新闻报导在两岸三地广为流传,买下数字王国的香港奥亮集团高层当然也注意到了。

当时奥亮集团正打算寻找新的CEO。「董事会当时的确想要让组织年轻化,但觉得我又太年轻,才29岁,接任这样大的上市公司,实在有风险,没想到商业杂誌上的报导反应那幺好,才推了我一把。」而谢安接任集团CEO后,更促成了奥亮集团更名为Digital Domain集团,进而决定倾集团之力投入当红VR虚拟实境内容产业。俨然步步高升的谢安,从没计较过自己付出的代价,没有自己的时间只是其一。「为了工作要不断出差,所以常常早上起床、脑袋还没清醒时,搞不清楚自己在哪个国家。」谢安早已习惯每天只睡3到5个小时,这还不包括压力太大睡不好的夜晚。「如果压力指数是从1到10,我好像一直都是10。」谢安解释。

这种持续不断的高度压力,是谢安自找的。数字王国集团目前营收至少有90%来自于好莱坞电影与大品牌广告中的电脑合成特效服务,只有不到10%是来自于VR及虚拟人(如重现邓丽君),前者赚的钱虽然每年成长,却远远抵不上数字王国在VR技术与人力的投资。集团10月发布的期中财务报表显示营运亏损一亿多港币,毕竟过去一年VR相关投资支出超过10亿港币(1.4亿美金),包括在VR界颇富盛名的加拿大IMV科技、谢霆锋的PO朝霆等公司的过半数股权,而谢霆锋目前也是数字王国大中华区主席。

用VR闯进好莱坞,32岁创造数字帝国

重现邓丽君

燃烧青春的打拚

「压力那幺大,完全跟集团董事会无关,他们跟我一样相信VR内容产业是未来最大的市场,我的压力是来自于公众的压力。」谢安表示。

过去一年多谢安在两岸三地卖力的传播VR愿景,也主导了奥运首次的VR直播,更领先业界跟优酷网合作开立VR内容频道,但他设定的标準远远不仅如此。「数字王国过往塑造了许多人对这个世界的想像,年轻人对恐龙、变形金刚的认识都是来自我们,空中一号爆炸、海啸、世界末日会是怎样,也是我们表现的。」谢安表示,他最担心的就是未来在VR影片让大众失望。现在一般的VR影片大多都是强调360度现场体验,而谢安的信心来自于数字王国累积了好莱坞电影中众多的特效场景,殭尸、恐龙、鬼屋、外太空异形⋯⋯结合VR 360就创造全球独家的体验,2017年自属频道有机会在优酷网盛大开台。

谢安对于VR的想像不只是特效,还在于提供观众与众不同的人生体验。来过台湾演讲多次的澳洲励志作家Nick Vujicic生来就没手没脚,他在与数字王国合作拍摄传记影片时,谢安给他看了与美国热门影集《阴尸路》携手製作的VR影片。

「我自己看了两分钟就不太敢看了,在废弃医院里殭尸一直出没太吓人了,但是Nick看完了整整15分钟,他把眼罩拿下来后就哭了,那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体验到可以走路的感觉。」他讲到此时,眼眶泛红,「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当成Business的东西,却可以让人圆梦。」谢安解释他感觉更大的压力。年轻的谢安在过去5年间被逼得在高压中成长,问他有没有感到想放弃过,好强的他说:「这几年我设定的目标,没有一个是没做到的。大部分人愈到挫折时,会觉得失败,我是一定要达到目标,不管怎样困难,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直到做到为止!」

在这样的历程,谢安颇为得意的是公司海内外同事的士气,虽然比他年纪大,但经过几年一起打拚,以及他刻意让组织扁平化,大部分的部属都感染到他的斗志。「我对待他们的方式像是在照顾女朋友,随时随地都在想他们在乎什幺,设计师们都是很艺术家性格,很敏感的,他们知道你很在乎他们,才会愿意跟你共存亡。」

在一路披荆斩棘的过程中,因为要照顾的人太多了,反而没有太多时间照顾自己的感受,纾压对他来说是个很陌生的名词。「我很希望能讲出一个很好的纾压方式,但在我们团队中,大家压力都很大。」谢安表示,正因为团队压力大,大家感情都很好,反而让工作压力没那幺难受。

「 我们偶尔闲下来时无厘头地开玩笑,就像我同事会嘲笑我的髮际线愈来愈高了,他们觉得不需要逗我开心,因为再怎幺搞笑,都没有我会搞笑!」参与陪访的副总经理与其他高干听了谢安的说法,都大笑着附和他的意见。採访完,这群人要匆匆忙忙赶回台湾分公司开会,我们以为会有什幺大黑头车来接送,结果他们叫了Uber,一如他全程受访时也只喝一般罐装水,毫无任何排头。除了梦想,谢安在意的,不会再多了!